长草期的一七年底

这个冬天应该是不会下雪了
天气晴朗的像是用水洗过一样 挂在上头的云彩边缘清晰且随意
可惜这地不让随地飞飞机
不然多抓住一些这样的机会 拍拍山川高楼
给以后年迈油腻的自己多一些回忆的素材

最近看到的一句话:

如果你想造一艘船,先不要派人去收集木头,也不要给他们分配任何任务,
去激发他们对大海的渴望。

很多时候我们去做一件事 大抵都是对钱的渴望
但钱并不是最终的结果 只是中间的产物
做着做着 结果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到手里的钱和别人的一模一样 和每一件事的钱都一模一样
最后站在海边 来个自拍 发个朋友圈…
我怕这样的事情发生 怕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太多
前几天看到一篇有关魅族m8的科技文章
发现从发布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10年
突然觉得人生真的短暂的不像话

说到魅族m8
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很多电子产品
我知道m8还是在刚上大学的时候
那时候晚上听《夜西安》的习惯一度历久弥新
刘欣偶尔给人推荐手机会谈到m8
m8的样子总会让人联想到iPhone 3GS
可是那时候觉得m8对机器切边磨砂处理更让我觉得厚实简雅
再配上魅族以前很有设计感的logo 真的很心水的机器
国内智能手机能有这样的工业设计真的很难得
那时候真的很希望魅族或者别的厂商能做起来

大一的时候在球场看到用诺基亚5320的人也很多
还在用诺基亚1100的我看到5320的屏幕瞬间被吓到了
在听到5320的外放后直接就吓蒙蔽了 啧啧称奇
我一度很迷恋5320的手感 那个尺寸 四周边缘圆弧的处理
加上贴手的质感 以及紧凑按键带给人明确的回馈感
给人一种安心的舒适感

在自习室看到一些用诺基亚5230的人
5320就是那时候的全面屏
机身就三个按键 屏幕被厚实的塑料包裹起来
让人就觉得屏幕再大也不会轻易摔碎
上课的时候 拿著5230的人在偷菜停车
考试的时候 拿著5230的人在悄悄查阅答案
入夜的时候 拿著5230的人在聊QQ
这块屏幕搭配成熟健壮的塞班系统
一个字:绝

大学时光随着逃课的次数增加
翻阅的电脑报也多了很多
那时候对电子产品的了解的速度基本上是令人发指的
搭载安卓系统的手机也慢慢多了起来
我第一个见到搭载安卓系统的手机是HTC的hero
那个翘起来的下巴 和 耐糙顺滑的轨迹球
让人总想拿在手机把玩
那时候低能落后的Android os 1.5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
真正触动我的是大家对外面世界的追求和渴望
htc还没有在国内发售过机器
大家纷纷从阿里巴巴上购买一些海外的十四天机 或者二手机器
那时候网上的商家还那么真诚 还没有充斥着翻新的水货
我经常会坐在图书馆夕晒的角落 沉浸在网上 津津有味的翻看阿里巴巴上面很多海外的机器
一直看到一起补考复习的室友喊我吃饭

大二大三的时候通过一朋友接触到了palm pre
看到搭载的Web OS系统给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未来感
我去翻看Web OS的网站
网站的设计瞬间给我一种 新浪 网易 搜狐的首页难看到让人作呕的感觉
再看到视频里介绍到的WebOS 那种超越时代的交互 和流畅度
让我下决心买一部Veer
圆润的外形和磨砂的质感 拿到Veer的时候真的给我一种拿著鹅卵石的感觉
系统的UI干净美观的不像话 卡片式的设计流畅的不像话
真的很可惜那时候惠普在手机决策上的失衡导致了webOS的死在了萌芽期

当时我在校外工作的老板也在用Veer
他对Veer的评价比较低
他在我眼里是个不折不扣的极客
家里搞了很多设备
从他哪里我接触到了三星的i9300
那时候他手机上装了好多软件 那时候google还没逃离中国
我也第一次了解到了开放自由的Android系统
然后开始没日没夜的工作攒钱来买一部

后来攒的钱鬼使神差的买了PSP3000 唉 造化弄人呐
买了psp后的我曾经一度沉迷在怪物猎人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在人头攒动的600路上 在夏夜熙熙攘攘的操场上 在悉悉索索的小花园里
都有我拿著psp如痴如醉的身影
psp的到来彻底影响了我对手机的诉求
包括到现在 我基本不会一直翻着手机
不会在手机上玩特别重度的游戏
不会在手机上看书
不会在手机上看视频
不会屏幕很大很不耐摔的手机
要玩游戏 我会买游戏机
要读书 会买kindle
要看视频 会买iPad
这十几年过来
阅历过的手机数量多则也有手指加脚趾数不过来的样子
陪在我身边的手机也换了七八个
有意思的是:
那些陪在我身边的手机都是清一色的耐摔、体积小巧、手感出色、外观中庸,
甚至有些机器都很落后于时代。
手机对我来说一直都耳朵的延伸
我看待它就希望是身体的一部分 时刻都在我身边 但又不显得出挑
很随意的一部分
我对留在身边的电子产品总会这么要求:希望能和我相处的很融洽
对我的胃口 了解我的脾气
我喜欢那些设备上面经常使用留下来的划痕
我对生活的态度也希望能通过他们表达出来

二〇一七年就要翻篇了
今年和去年很不一样的是
少读了很多书 少看了很多电影
却听了很多歌 写了很多码
一年的忙碌却在最近空闲的日子里一下子让人难以适应
在来不及停下来的二〇一七年里
一直埋着头往前赶
一度模糊了时间的概念…
年底这样的一段时间
就像Git里面的一个新开的branch分支
不用太赶
也不用谨小慎微的行动
更不用太在意别人的进度
就在这馈赠给我的一段时间里
让我再像从前一样 对这个世界再长长草吧!